:::

余傳旺鄭吉泰林奕君王曜嘉林筱庭吳致寬劉南菘陳振堂于瑞珍吳介元徐豐高商議


■俞傳旺
陸研所 在職碩專班
旭光照明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俞傳旺同學 大學畢業後,28歲開始從政,擔任花蓮縣民意代表,直到民國85年入主經建會擔任專任顧問,專司東部發展與開發的議題,有感於兩岸的關係敏感,加上自己一直以來都從事推動地方產業的工作,對於台商總是往對岸發展,忽略本土這塊市場感到好奇,因此決定做進一步的研究與了解。三年半前幸運地考進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從學分班一路唸到現在的在職碩專班,是很充實且愉快的一段求學歷程。

一邊工作一邊上課,很多人會覺得很辛苦,對我來說卻是件非常美好的事。由於工作的關係,經常會接觸到許多兩岸相關議題,課堂的學習不僅為我解惑,更助我深入這領域,並大量接收與了解對岸的相關資訊。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有著豐富經驗與專業的恩師,包括所長郭建中和我的指導老師副教授潘錫堂、副教授張五岳等,每一位都很優秀,不管是兩岸經貿議題、中共外交政策或兩岸交流等,都讓我對兩岸的關係多一份了解與體認,並帶領我進行更深入的研究和探討,收穫頗豐。

求學這段期間,因為修課的關係,經常台北與淡水校園兩邊跑,對我而言,淡江的教學環境是台灣數一數二的,相信這點已反應在每年的大學評比中。以陸研所來說,所長的敬業與師生間優良的關係,造就了一個和諧的學習環境,不管是課業上或朋友間的交往,都有良好的連結。儘管事業與課業兩頭忙,持續的學習對我而言是心靈的調劑,課堂上熱烈的討論,師長與同學間彼此的經驗分享,保持亦師亦友的良好關係。

淡江讓我學習到很多,也認識了很多好朋友,96年自經建會的顧問中退休,專心經營自己的事業,也要從淡江畢業了。帶走了智識與學問,帶不走的是美好的校園與無可比擬的情感。鼓勵所有在校生,珍惜淡江這樣優秀且發展良好的學園環境,把握求學的階段,盡全力學習,淡江能帶給你更充實的收穫與美好的回憶;祝福所有畢業生,即將踏入人生新的階段,未來的路很長,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相信淡江已為各位的未來奠定良好的基石;最後,對淡江致上滿滿的感謝,教授們無私的指導與努力,是三年半來充實我的最大功臣。(蔡瑞伶整理) <top>


那四年,這四年

■鄭吉泰
2003年~2008年5月 淡江電機機器人團隊學生總負責人(2006年除外,在加拿大)
2006國科會千里馬專案補助赴加拿大研究一年
2003淡江大學優秀青年
2005全國大專優秀青年

鄭吉泰同學1996入學電機系,經過蛋捲廣場4000多次.....

從第一次看到蛋捲廣場,比對著手中校園地圖,努力的想看出哪一棟是E,哪一棟是T起,已經12年了。

看過商館旁的鳳凰花開11次....今年的鳳凰花,好像開的比往年早很多,很多......

給八年前一起翹課,一起被當的所有大學同學: 今年我們這屆就全部從淡江畢業了。 從你們畢業後,淡江多了游泳館、外語大樓跟體育館。 山下多了間好樂迪,山上多了間肯德基。 校園內的女生還是全台灣最正的。 現在她們有種新的形容詞形容我們,他們管我們叫『宅男』。 她們還會發一種叫做『好人卡』的東西,很可怕! 騎著摩托車走北海岸去九份那條路時,天空一樣藍 海風跟十二年前一樣黏,還是會聞到鹹鹹的海水味; 唯一的差異是我脫團了,她叫小晴。

給錦銅、江姐、毓蓉姐,課外組大哥大姐們還有彰友會返鄉服務隊所有青春無敵活跳跳的夥伴: 謝謝你們,我學會了帶活動時要先喊「來,把雙手借給我」,學會了跳天下第一舞「第一支舞」。 謝謝你們教我怎麼辦活動,跑經費,寫企劃書,及最重要的,團隊合作與應對進退的態度。我謹記至今,謝謝!

給電機系翁慶昌老師: 大三第一次進入了你的實驗室,不知道翁佬你哪來的勇氣, 在看了我期末成績單上面的電子學9分後,還能問我想不想參加你的實驗室。 在你麾下替台灣到處征戰,勇於追夢的這九年,是我淡江生活中最美好的一段回憶,謝謝! 我的人生因為您的指導從此不同, 我畢業後,你自己要保重啊,有空多休息,師母說你七點要回家~

給實驗室的所有學弟妹: 我會懷念和大家一起熬夜測試機器人,睡在比賽場地上的日子。 你們身上背的每一條榮耀,都是你們對夢想的堅持,還有你們的肝換來的,沒有僥倖過,辛苦了。 楷翔,棒子交給你了!

給電機系所有的師長、招生組、會計室、行政大樓、舊工館、新工館以及時報的大哥、大姊及全校所有師長、同學: 十二年前大學甄試口試的時候,我說很喜歡電機,其實我不太懂什麼是電機。 十二年後,我認識了電機,現在,我很喜歡電機,以自己是淡江電機系訓練出來的學生為榮。 謝謝這些年來的指導、幫忙、陪伴與包容,畢業後我會努力不讓你們失望的。

給淡大,謝謝妳,這十二年來我玩得很開心!<top>


■林奕君
化學系博五
2007 以一篇Step-Flow growth on semiconductor-like stepped surface : A Kinetic Monte Carlo study獲得中國化學會2007年度最佳論文獎
2006 以一篇 Deposition rate effect of Alq3 thin film growth : A Kinetic Monte Carlo study參加第十二屆亞洲化學會議(12th Asian Chemistry Congress,12ACC)獲得最佳青年化學家壁報獎

林奕君同學淡江化學系大學部、碩士班一直到博士班,我已在淡江渡過了十三個年頭,對學術研究的熱忱一路支持著我。在畢業前夕回想,在淡江的日子一轉眼便是十多年,中間經過許多浮沉,在人生的歷練上也寫下許多的事蹟。本以為淡江是一個小站牌,沒想到卻停站這麼久。從懵懂無知的大一新生,到待了十二年的老人,雖然經歷許多人事物的變遷,不過淡江仍是我大一時的那個淡江,活力十足。

我小時候喜歡看馬蓋先影集,他從不攜帶武器,卻利用沈著冷靜以及廣泛化學、物理知識克服困難的精神,令我印象深刻,這也是我選擇就讀化學的原因。

在淡江的這些日子,特別感謝王伯昌教授的指導,無論生活、學業上都照顧許多。老師開明的教導方式,讓我有許多空間可以嘗試不同的新事物,金泉、鴻偉與欽坤學長也教導許多理論觀念與操作技術,實驗室的學弟妹更是教學相長的好伙伴,讓實驗室裡總是充滿歡笑。

在博士班的這幾年來,除了擔任物理化學實驗助教之外,也常常參加王伯昌教授在汐止北港國小舉辦的哈利波特科學營,讓我與人群的溝通得到成長;曾有幸參訪國立新加坡大學化學工程學系,在康教授實驗室內學習,大大增廣我的國際觀。除了在理論計算的實驗部分,也與核能研究所合作,進行一連串的有關太陽能矽材料之研究,且此篇研究參加第十二屆亞洲化學會議(12th Asian Chemistry Congress,12ACC)獲得最佳青年化學家壁報獎。

感謝台中中興大學化學系李豐穎老師及我的家人,如果沒有他們的奉獻與扶持,在挫折艱難時擔任最堅強的支柱,在意志薄弱的時候作為精神力量的來源,或許我會徬徨猶豫,迷失方向,或忘記了理想與堅持。另外,特別感謝我的女友慧玲,她一直默默地在背後支持,讓我能專心致力於研究。未來,我將前往核能研究所,繼續進行科技替代役,希望在不久的未來,能貢獻所學,打拚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有歡笑,有悲傷,這一切都是在淡江。我想淡江除了是學習、成長的地方之外,更是我一輩子的回憶,難以忘懷。 <top>


█王曜嘉
歷史四

王曜嘉同學 快樂的時光總是飛逝,一眨眼,四年的大學生涯就要在驪歌聲中畫下句點。

與淡江的姻緣,回想起來,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讀小學四年級時,因為向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買了一部盲用電腦,而結下不解之緣。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時的歷史系系主任是周宗賢教授,不曉得他當時有沒有看過我小時候的模樣?也因此認識張金順等歷史系學長,與盲生資源中心相遇,印象深刻而美好,令我嚮往。心想,淡江大學該是多可愛的校園呢?

對於一個視力特別不好的孩子來說,動手作實驗是非常辛苦的差事。我國中的理化成績一直不盡理想。所以到高中一年級要分組時,決定轉而投入社會組。因緣巧合,就成了淡江大學歷史系的學生。

四年前的六月,懵懂無知的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再一次踏進那熟悉的淡江大學。四年後,滿載而歸踏出淡江校園。

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但盲生資源中心會是我最懷念的,幫助我住宿方面的問題,提供寒暑假的工讀機會,我不但賺得工讀金,並培養良好的工作能力與正確的生活態度。除此之外,點字教科書之製作及華文電子圖書館的設置,讓我能與一班同學的學習順利接軌。在忙碌的課業之餘,參與學校舉辦的各種活動,也促進我與外校學生接觸的機會,藉此讓疲憊的身心靈獲得充分的調養。

現在,就要從淡江校園畢業了。這四年的回憶,都將永遠烙印在心底。

因為我知道,接下來的每一步,都將走得更勇敢、更堅定、更穩健、更踏實。

嘿!握緊手中的色筆,一起為未來鋪陳新的樂章吧! <top>


■林筱庭
財金四
淡江時報記者、雄友會37屆幹部、財金系學會幹部、學生議會17、19屆議員

林筱庭同學 張大春曾在《尋人啟事》書中序言提道:「人生在世,錯過的要比經歷的事多、而且有意思;至於所謂經歷的事,則百分之百純屬偶然而已。」畢業前夕,我莫名地又想起這段話。如果4年重來一次,我又會怎麼選擇呢?4年,1460天,好像已經很足夠,卻又不夠;我似乎什麼都已經歷,卻又什麼都是一塊空白尚未填補,校園裡還有一些角落沒有我留下的足跡,有些活動還來不及參與,有些神奇的課來不及修,校園裡的人都還沒認識夠,就那麼一晃眼,我要畢業了。畢業。

我真的要畢‧業‧了。

這似乎是一件再理所當然不過,卻一時難以接受的事情。編輯在報社跟我邀稿說:「小樹,妳也寫個一篇來吧。」一篇什麼?畢業感言呀,那該洋洋灑灑一千多字的畢業感言,我連開頭都不知道該怎麼下,就這麼硬是積在心頭好幾個禮拜,像是任性不願接受事實的小孩,以為不去想離畢業就還有很久。直到畢業考後一週,學弟妹們迫不及待地開始「送舊」,才一個週末參加的送舊活動就有4、5個,每一次好像都在提醒自己:「該走了喔!妳這個大四老人,現在學校已經不屬於妳了喔!」連站在豔陽下看著鳳凰花都開始有股離愁,待在校園裡的藉口也越來越少,沒課沒事沒報告,那,還在這裡做什麼?該認清了吧,真的要畢業了。

永遠都是這樣,還沒意識到離別,離別就倏地來到眼前。想起大一那年剛踏進學校,一臉茫然不知所措,夜半躲在被窩想家還會偷偷哭泣的日子,學長姐的諄諄告誡尚在耳邊,才剛認清學校地理的一堆怪名字,哪裡是蛋捲廣場哪裡叫圖側哪裡又是五虎崗;才剛發現原來驚聲大樓原來只是在紀念,而不是驚聲尖叫它真的有多恐怖;小麥裡賣的不是貴死人的超值全餐漢堡薯條炸雞塊,而是稀鬆平常的蛋土司只要十幾塊;福園的「禁止入池」,在生日當天純參考用;圖書館在期中期末就會爆滿,但坐位永遠坐不滿,永遠會有個放本書或健達出奇蛋佔位置的「這裡有人喔。」到閉館也不會出現的幽靈人口。

然後一下子,我就要畢業了,坐在桌前寫下畢業感言。如果當初沒有加入淡江時報擔任記者,會不會我的4年是完全不一樣的經歷,會不會每逢星期三截稿日就沒有冷汗直流、鬧肚子疼等莫名病痛,還是永遠搞不懂教務處跟學務處的差別,而同學們也不會把我看成校園通,有什麼校園疑難雜症通通來問我?不知道,或許真如張大春說,錯過的真要比經歷的事多、而且有意思,但我仍真心感念,這4年來曾體會過的種種,無論是採訪與寫稿中所遇到的心酸血淚,還是每個在報社瘋狂吃喝玩鬧的日子。如果少了這些,我想畢業前夕的莫名空虛與惆悵,一定會比現在更多吧。

請容我說一次,嘿,淡江,我親愛的即將離去的母校,再見! <top>


不要再跟我說淡水冷!

■吳致寬
大傳四
95年度救國團全國大專優秀青年
淡江大學95學年度優秀青年
淡江大學親善大使團副團長

吳致寬同學 「如何讓大學生活過得更精采?」,是我進大學第一天起就不斷思索的問題。在淡江,眨眼就是4年,是我正式獨立生活的頭4年,也是改變我性格與發展關鍵的4年。忙碌的大學生活,讓我每天急於追逐前方的目標過日。

我常想著,如果沒有來到淡江,不是選擇大傳系,沒有加入親善大使團,是不是就像魚沒有水,即使有能力,也發揮不了作用?所以我暗自慶幸,在這個濕冷的河口小鎮,竟藏有一片讓我揮灑的廣闊天空,這是我當初想都想不到的事…。

大傳,是個神祕的科系,很少人知道我們躲在傳播館裡作什麼。其實,傳播人的世界千奇萬變,我們唸理論、搞創意、玩影像、飆聲音,用有限的時間去創造無限的可能。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能與夥伴們一起在這團體服務奉獻,不管是系學會還是籌辦畢業展,都創作出屬於我們的獨特風格。

每當想起那段肩負使命,眼睛一揉又生龍活虎的日子,即使疲憊,所有過程在我們手裡,好像變得不那樣制式。努力,不是為了拿分數;努力,是要替我們留下最深刻的青春記憶!

親善大使團,是我另一頁精采的大學生活。光鮮亮麗,是別人替我們貼上的標籤,殊不知,在我們微笑的背後,是付出無數的努力與訓練才能累積出來。對我來說,社團給我們的絕不只是那些儀態、知識,身為親善大使最幸運的是,有機會去碰觸別人遇不到的場合。

我們帶高中生認識蛋捲廣場、也帶教授認識宮燈教室,我們接待部長、也接待外國學生,各種不同的情境激盪出我們應變的火花。更難得的是,親善就像個大家庭,我們一起穿著制服熬過酷暑與寒冬,一起邊微笑邊喊腳痠;也一起在沙灘上追逐打球,在山邊烤肉玩水。我想,這就是大學生的青春活力,模範的大學生活!

即使再怎麼不願意,鳳凰花還是開了!淡江人,從克難坡進入淡江,從五虎崗離開淡江,四年,不長不短,卻是我們最精華的青春印記。每件學士服的底下都有著他與淡江的故事,而我,在淡江學習知識、學習管理,與同學夥伴們一起瘋狂、一起流汗,點點滴滴都是珍貴回憶。不要再跟我說淡水冷,在我心中,淡水的記憶都是火熱的。我知道展翅高飛是必經的途徑,但我也知道,淡江的回憶將永遠成為我成長的動力!

謝謝您,淡江! <top>


■劉南菘
資管四 馬來西亞僑生
2007 校慶運動會 100公尺金牌、跳遠金牌 2003 校慶運動會 一百公尺以11秒16勝出,打破八十三年保持至今11秒22的紀錄

劉南菘同學 在夕陽照射觀音山的景色襯托下,慢跑在操場上,那是我在淡江最懷念的滋味,我想畢業後的我仍舊會念念不忘在操場上奔跑的快感。

回想大一時,只憑著對田徑的一股熱誠,向當時的田徑隊指導老師李眧慶毛遂自薦「我想要參加田徑隊!」感激老師的辛苦指導,才能在大一參加100米短跑時以11秒16的成績寫下淡江的新記錄。不過,大二時卻因擔任僑生醒獅團團長十分忙碌,對田徑比賽產生怠惰感,而放棄田徑校隊。但為了不辜負老師們的栽培,每年運動會我仍舊現身於100米賽事中,挑戰自己所創下的紀錄,連續五屆的冠軍是我給予老師們的禮物。

今年,機緣巧合認識了現任田徑隊指導老師陳天文,在他的鼓勵下,我參加本屆在彰化師範大學舉辦的大專運動會,隨田徑校隊出征,雖然只獲第七名的成績,不盡理想。但再度踏上跑道,擁抱迎面而來的風、陽光、汗水,讓我十分快樂,希望當天在場的李眧慶老師,您有看見我對田徑的熱情不減。

在所有求學的時光中,我不斷的練習短跑,力求愈來愈快的速度。如今求學的歲月即將結束,我也和大家一樣不捨與惶恐,擔心不知如何踏出社會的第一步。常和朋友開玩笑說:「反正我只喜歡跑來跑去,不然當快遞人員好了,『使命必達』!」

在淡江這幾年的時間,感謝一路走來都有許多關心我的人陪伴左右,不論是醒獅團團員、一同奮戰的田徑隊友、馬來西亞的僑生朋友或是僑輔組的所有人,及工讀生活中給予我莫大幫助的資訊中心朱秘書和雅婷姐,由衷感謝,珍重了,各位!(林宛靜整理) <top>


輕聲揮別革命情感的伙伴

■陳振堂
淡江時報攝影記者
2007 <台灣的眼睛> 新聞攝影作品展 入選 2件作品
2007 正港盃新聞攝影比賽,人物類 第2、3名

陳振堂同學 林文義:「淡水河口只有在子時才是最初的容顏。」倚著桌伴著達克啤酒在河邊,我回想起這首詩<淡水,還予過往>。臨著海風,我知道我總是過客,在這一波波搖盪擺渡的漁船面前,深感人生一瞬,一眨眼就是八年。

這八年,從對四處充滿新奇的新鮮人,到面對大學生們的稚嫩面孔心底感到逗趣。從在座位上聽講抄寫著算式,變成在講台上叮嚀演算的助教。從過去淡江時報的受訪者,如今變成持著相機面對同學們的攝影記者。

追問過去,是老去的表徵。是從真實的記憶破洞中用虛構想像填補,然而我知道自己已經不再年輕。還記得大一暑假的十天測量任務,水環系李添水老師挑選兩組人馬,在烈日下行走校園,在清晨街道上度量經緯,游泳館新建座標位置圖出自我手,也因此酬勞能在大二買相機接觸攝影。大三鐵皮屋社團辦公室承載著初接觸攝影的記憶,記得C女孩隨手抽起<攝影家>雜誌翻開,指著照片問我看到了什麼。支支吾吾的我擠出對比、反差等連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名詞,「我看到這老人與馬兒之間的情感。」女孩注視著黑白影像,我注視著她。從此我知道影像承載著背後的故事,情感常存在你我互動間。而一個週末午夜的星火燃去了這記憶載體,只剩焦黑支架殘破鐵皮。大四SARS蔓延,全國恐慌,口罩成了每人的面具,距離不再接近,彼此沒有了話語。如今游泳館與體育館雙雙新建落成;社團辦公室有了新歸宿;N95口罩不再搶手;只有相機常伴我左右。

八年的時光如同捷運列車外的風景,不及看清無聲逝去。除了謝天二字,總有能明確感謝的詞句。感謝在外租屋的生活。能在半夜子時乘坐河邊聽浪觀月。能終日閱讀足不出戶,儘管屋外連日風雨大作,食糧僅存鮮奶吐司,文字的驅力遠遠超過肉身。感謝美術社,從在石膏像前安靜素描到面著畫紙憑空作畫。更感謝參與時報媒體,在一次次的採訪拍攝中,觀察應變累積經驗,讓我在攝影的路途上處處有新體驗。還有感謝鐵皮屋攝影社員。能同在影像展覽中浸淫,向前人作品致敬,在學術論述中研究,在暗房中施展創意、操磨耐心。一同體驗影像不僅是觀察紀錄複製真實,更能為情感、為觀點,能以抒發,得以創作。感謝世界上最美麗的名詞。和C女孩純純地戀愛,和D女孩優雅地分開,就這樣從遙遠星球的距離到彼此面對面的親近。然而我們留不住逝去的時光,我們無從動手,甚至悲傷。這令我想起羅丹與卡蜜兒在巴黎的晚餐,我們終究將在人生旅途中漂流浪蕩。

最後讓我們敬這大學八年,最好的時光。 <top>


期待 再相逢 

■于瑞珍
中文四A

于瑞珍同學 「渡船口的暮色,漸漸要落了……。」如今,我的大學生活也將隨著淡水的夕照逐漸畫下尾聲。

看著註冊章蓋上了大四最後一學期,突然有種功德圓滿的感覺,有一個聲音盤旋在心間:「恭喜你集滿大學四年上下學期共八個點數,集滿八點,您可以換得多重好禮──一紙畢業證書及怎麼拍也拍不完的學士照,外加獲得『淡江大學校友』的頭銜……。」不自覺「噗滋」一聲笑了出來。四年,聽起來很漫長,可是眼睛眨呀眨的,一下就到了畢業的時候,這四年,有歡樂、有困惑、有收穫、有掙扎,若說大學生活是一連串璀璨生活的集合,不如說是一連串驚奇回憶交織成的旅程,或許沒有轟轟烈烈,但這也是唯一的寶貴珍藏。

時常想起大一那張張懵懂、好奇的臉,好像這一切都是前幾個月發生的事。一個紮著馬尾的女孩,懷抱著追夢有成的喜悅來到這個陌生的校園,每一個步伐踏起來都是那麼輕盈、自信,從這一刻開始,我是一個衝勁十足的熱血青年!滿滿的熱忱取代了初到新環境的不安,不識恐懼為何物,有的只是呆呆向前衝的傻勁,或許是「有夢最美」吧!雖然這是聽起來很八股的口號,但也唯有它能夠真正代表當時的心情。那段日子,真的很簡單,沒有太多的顧忌,沒有太多的牽絆。而如今正慢慢回味這段日子的我,現在面對著螢幕,打的卻是即將離開學校的畢業感言,感覺有點不太真實。

時間的弓倏地將我們由大學新鮮人射出校園之外。

來到這個大家庭,我想,我是幸福的,很慶幸在這四年當中,遇到許多值得深交的好友,在求學的路程中,老師們對我們的關愛與呵護,更讓我們備感溫暖,中文系對我而言,就是個大家庭,老師們扮演的不只是我的長輩,更是我可以信賴的良友,要離開成長四年的大家庭,心裡有的是滿滿的不捨,回顧大學四年,記憶突如浪濤一擁而上:初次拿到學生證,和同學興奮的在圖書館玩起刷卡的遊戲、圖書館大清倉,總將自己強裝成蝜蝂,一次又一次挑戰自己的負重能力、準備考試過程中,老師們對我們的付出、為我們一解心中難解的困惑、考上研究所時,和老師忘情的擁抱、跳躍;難忘大學城十字路口裡午餐的抉擇、難忘在大學城出沒的黃色花貓,是牠使我陷入瓶頸的想像事業開創新局……,記憶持續進行,霎時間成團的回憶變成了無頭亂絲,怎麼理卻也理不出頭緒,世界上最難寫的文章,莫過於此。

或許,越接近畢業,越想放慢腳步,細細回味在淡江的一切:悠閒地散步在福園前,靜靜看著無數的青春流動在校園裡;漫步在宮燈道,想要抓住曾經溜走的思古幽情;走在覺軒的路上,拾起一片楓紅做為臨別的紀念;依舊吃力地爬上斜坡往海報街走去,只不過此時不再忙碌前行;慢慢刷進圖書館的知識大門,以後要進來這裡尋寶,就要用校友的身分出現了……,重新用遊客的心態細細瀏覽這座校園,才發現原來還有好多地方沒有真正走過,人總是到了該離開的時候,才會想好好的看看身邊的一草一木。

想起國中慘綠時期胡亂寫成的一篇小說:故事裡的我們在畢業後歷經了人生的種種風波,最後相約在淡水,仰望著黃昏的暮色,彼此對未來多了一份希望。我也不知道,為何會對淡水有如此深遠的感情?或許冥冥之中有條喚作「緣分」的絲線纏繞著。或許在單飛以後,每個人將擁有不同的生活方向,但我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能夠和我筆下曾經描繪的結局一樣,和朋友們再次回到母校、齊聚淡水,看看夕陽,彼此互訴人生中的苦辣酸甜,傾訴對彼此的思念。

從新店到淡水,一個半小時的距離,但卻牽引出這四年的緣分,現在,我將要往另一個階段邁進,雖然無法繼續在淡江繼續深造,但我相信,有一天,緣分又會將我與淡江緊密的繫聯在一起。

期待,那一天,我們再相逢! <top>


■吳介元
建築五
96度畢業生體育獎
2007第十屆松竹梅游泳邀請賽 男子組50公尺仰式金牌,及100公尺仰式銀牌
2004 九十三年全國大專院校游泳邀請賽 100公尺仰式、200公尺混合項目奪金、50公尺蝶式銅牌

吳介元同學 想當初剛進淡江的時候發現了許多事:原來一個人在外面住有多麼自由,原來學校有這麼完善的圖書館以及游泳池,還有怎麼建築系要念五年這麼久!

我糊裡糊塗的,一腳踏入大學生活。

規則很簡單:「過十關,斬N將。」十關就是十個學期的擋修課程,一關沒過就是謝謝明年再來;而斬N將呢,就是在這十關裡要面對無數的老師、專家對設計作品的批評、指教,外加評價和分數。而我總算是走到了這裡。

建築系的辛苦不只如此,為了每次評圖的準備,熬夜是家常便飯,跟別的系不同的地方在於,期中、期末考反而是我們最輕鬆的時候,因為平常都在做設計,只有這時候,老師們才會放我們去「準備考試」,所以如果考試期間,路上碰見要去夜唱、出遊而吵鬧的建築系同學請不要見怪,我們平常真的累壞了…

幸運的,剛好在游泳館落成的第一年入學,第一次的游泳課,我就被老師拉入了游泳隊。所幸從國小就加入校隊,憑藉以前的經驗、技巧,及課餘時間的訓練,讓我僥倖在這幾年的大專盃獲得一些鼓勵,也擔任隊長的職位帶領大家,努力朝更好的成績邁進。

經過了建築系五年的薰陶(也可以說是訓練),眼看終於要畢業了,但是這當下,還沒離校的我卻已經開始想念學校的生活了,想念每天被操的沒日沒夜,把作品如期完成的滿足與成就感,當然,未來的路還很長遠,所要面對的事也將更多、更複雜,這幾年的光陰不過是墊腳石罷了,感謝淡江用「栽培」鋪成的階梯,讓我得以踏上更高的樓層,看到更遠的風景。 <top>


■徐豐
國貿四英專班

徐豐同學 還記得小大一的時候,學姐跟我們說了宮燈姊姊的鬼故事,不知道是不是版本不一樣,我覺得這根本是個愛情故事而不是恐怖的鬼故事,反而讓當年的我對宮燈充滿著無限的好奇跟幻想,想著會不會有個很正的"宮燈姊姊" 來找我聊天呢?

當然這份幻想很快的因為微積分被當而敲醒,慈眉善目的微積分老師跟我們說:「如果不想來上課也沒關係呀!」事實證明有一半的的人真的相信了,直到我們看到成績單的時候才知道老師原來這麼風趣、愛開玩笑。之後有其他老師說過類似的話我再也不相信了,成績也因此逐漸好轉。

因為父母鼓勵我走向國際化,打從學測考完,我就留意到淡江國際貿易學系有英語專班,除了通識課程,其他課程皆以英語授課,更聽說在大三的時候能夠在國外留學一年並抵免學分,實地加強語言能力並且增廣見聞。在淡江的期間,多樣化的社團讓我在大學前兩年過得非常充實也因此結交了許多外系的朋友。同時,淡江提供許多工讀的機會,不但讓我減輕開銷的壓力,最重要的是學習各個單位的運作及文化,在課堂以外我學到了待人接物的道理。曾聽一位老學長說過:「淡江就像是一個真實的小社會。」真的是一點兒也沒錯!

讓我最感到驕傲的是淡江的國際化,淡江姊妹校的數量與質量都非常高,對於希望出國留學的淡江學生們是一大福音,而且學費可以大幅減免如同當地居民。由於參加了國貿系上大三出國的Program,我們可以在其中幾所熱門學校中選擇自己想去的,我與其他11位同學選擇了美國賓州印第安那大學,我們在國外的這一年建立起深厚的革命情感。

在美國這一年,得到的不只有英文的進步,也改變了我的思維模式,同時增加自己的視野,原來在地球的另一半,有著完全不同的文化。這一年的收獲,父母跟我都覺得非常值得!

在美國這一年,我學會如何管理時間。有許多小習慣是我在美國養成的,例如安排行事曆、社交、正確的簡報方式以及對於法制的洗禮。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思維差異是東西方的商業模式,在美國,商人們每天努力想著如何增加附加價值以提高售價進而提高利潤,而亞洲的商人卻是整天想著如何節省成本,讓售價可以比同業低。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思維模式沒有絕對的好壞,但在這裡面我學會了凡事不是只有一條路可以達到目的,著實增廣了我的眼光。

對我來說,在淡江的日子非常的刺激,雖然我沒有玩得很瘋狂,沒有面臨過二一危機,但是當期末考分數面臨背水一戰時,平常的豬朋狗友們就會聚集在一起,同心協力、分工合作的把書念完,達到所謂的關關難過,關關過的境界。這些書本沒教的能力,是淡江學生踏入社會最獨特的資產!<top>


■高商議
數學四
淡江時報四格漫畫「阿蛋與阿薑」作者

高商議同學 「哈!我終於畢業了!」上完學生生涯最後一堂課時,我興奮地這麼喊著。我終於,結束了抄筆記念書的日子、要去部隊啃一年的饅頭、當個貨真價實的上班族。

這次的畢業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我的暑假從三個月變成了未知數,是長達21年學生身份的休止符,同時也是人生最後一個畢業。

即將邁向嶄新的人生旅程,心中有無比的期待。但在興奮與期待交錯之際,突然殺出了「感傷」這程咬金,對於過去學生時代的種種,不禁湧上心頭,無論是考試前的熬夜念書,凌晨時分呼朋引伴吃宵夜,還是翹掉整個下午的課遊山玩水,這些「生活習慣」如今都成了「回憶片段」,畢業後朋友們各奔東西,見面也不像以前只需上下樓梯,或走到隔壁巷子那麼容易。且畢業搬回桃園後,平時唾手可得的淡水阿給、十元冰淇淋,甚至是我最愛的大吉祥豆腐、滷味王,又變成了久久才能品嚐一次的「旅遊美食」了。

在淡水吃喝玩樂六年,對淡江的離愁濃濃,我會想念,宮燈教室叮得我滿身包的蚊子,安靜到念書會睡著的五星級圖書館…,淡大每一棟建築物都令我戀戀不捨,真想把它們都給搬回家。

人在每一個人生階段都會成長,我也不例外,感謝淡江把我從宅男的世界拉出來,可以跟其他人溝通電玩漫畫以外的東西了,不過玩心重的我也該收收心,絕對不能翹班當翹課,月底把主管當教授跪!期待大學所學的一切,能成為我的翅膀,乘載夢想高飛,未來如同鳳凰花開般燦爛! <top>